金融業的戰鬥機師 – Trader II

又是Trader, 其實trader都分幾種, 上次提及的是衍生工具trader, 公司給予一個金額予trader各自在市場上進行買賣, 今次訪問的梁贊臣(Jensen)是前招商證券Head of Trading, 當時主要工作是與基金經理共同管理客戶數以百億計的資金, 負責研究藍籌走勢,發掘潛力股,分析買入賣出價位等。現時於中國平安擔任Trader.

 

trader4

Trader叫戰鬥機師, 因為他們的工作桌就像戰鬥機師一樣的擺滿各種顯示螢幕.

每天出入中環上班是不少準金融系畢業生的夢想, Jensen說在中環甲級寫字樓上班也是他小時候的其中一個夢想, 如上一篇有關Trader的介紹, Jensen認為Trader的工作指標明確, 工作表現視乎投資組合表現, 人事關係對工作表現的影響比其他工作崗位少, 而且工作時間穩定, 收市後Jensen會看金融相關新聞, 基本沒有OT.

 

香港人, 外國人, 內地人在金融界的發展殊途

Jensen在美國麻薩諸塞大學獲得工商管理學學士學位, 當年高考成績一般, 遂離港升學. 及後再在香港大學進修金融學碩士學位, Jensen經歷兩地教育體制洗禮後, 對今天投資部的眾生相更為了解. Jensen說, 在美國的課堂內, 學生積極發表意見, 與教授互動. 香港學生在填鴨式的教育制度下成長,反正最後的成績由考試表現決定,普遍只顧考試前努力溫習,對課堂討論興趣不大。

 

好比國外的年輕人,在同一專業範疇內,他們的學識未必比香港人深入,但往往比香港人更敢於嘗試新事物。Jensen說,本地畢業生以加入最頂尖的金融機構為目標, 以進入投資銀行工作為榮.但美國不少大學畢業生選擇創業, 有些更越洋到港發展金融科技. 香港教育制度下培養出來的人材, 往往只著眼於已有明確晉升階梯的職業, 怯於探索未知的前路. 至於內地畢業生, Jensen也有一番見解, 內地畢業生好勝心強, 敢於佔據投行front office職位, 愛拼會贏, 但過界則犯法.

 

今時唔如往日的金融業

提到對金融業將來的展望, Jensen也有一番見解, 金融業是香港的命脈, 但Jensen對金融業未來的十年並不樂觀. 雖然雷曼引發的金融海嘯過去已久, 但後遺症不斷, 監管機構對金融產品規管嚴格, 對金融機構的業務發展帶來限制. Jensen認為藍籌買賣獲利只有兩個方法, 一是長線持有潛力股, 二是靠市場消息作中短線買賣, 在現時的市況下, 方法二只可帶來一個不過不失的投資回報. 至於細股, Jensen坦然他甚少投資, 因為細股的價格往往很受某幾個莊的買賣影響.

 

Jensen頗滿意自己現時的生活, 見面之時Jensen剛轉到新公司工作, 他說雖然自己不像創業者或ibankers般擁有幾架車, 但trader上班時間彈性大, 下班後又有時間接一些side jobs或進修, 他現時正有意修讀computer science, 如果是從事其他金融相關職位, 他亦未必有時間在工餘做自己想做的事.

 

順帶一提, 正如上一篇有關Trader的文章所提, trader在職場上的空缺不多, 要是想入行的, 有熟人介紹會容易得多.

相關: 金融業的戰鬥機師 – trader

Leave a Reply

WHAT'S Gexpi?

Get experience.Get the courage to dream!

與Gexpi相遇的人, 但願你從這裡各人的經驗中獲得追尋夢想的勇氣.